• 介绍 首页 简清权景吾
  • 阅读设置

    简清权景吾 1153、十七番外(35)

    距离四人同行去国外滑雪度假已经过了一个多月了,席安安开始忙碌起自己的世界巡演了。

    首发站便是在Y国。

    离开的前一天晚上,席安安彻底体会到某人的体力真的不是一般的好,根本不懂“节制”两字为何物。

    席安安躺在被窝里,看着不远处光着膀子来回走动的男人,白皙如玉的小脸绯色未散,眉眼流转间,道不出的娇媚。

    她暗暗揉了下酸软的腰肢,不禁怀疑自己明天还能不能坐飞机去Y国。

    “明天下飞机之后立马给我打电话,不要忘了。”权天麒把折叠好的衣服放进行李箱里,标准的居家好男人。

    “才不给你打。”被折腾狠了,席安安故意和他唱反调。

    权天麒失笑,想起还有药箱没拿,转身去找起药箱,“安安,你这是在暗示我明天跟着你一起去吗?”

    席安安嘁了一声,“少自恋。”

    收拾好行李箱,权天麒朝着她走了过来,刚坐下,大手便将她连人带被地揽进怀里。

    “腰还酸,嗯?”他抵着她光洁的额头,唇角爬上一抹邪魅的笑。

    “要不我帮你揉一下?”

    席安安拍开他的手,轻哼说道,“你离我远点。”

    “远点?”权天麒勾唇一笑,俯下头更加靠近她,“这样够不够远,嗯?”

    抬眸间,两人呼吸缠绕着。

    对视了几秒,席安安还是败下阵来。

    “时间不早了,我要睡了,不然明天起不来会误机的。”她寻着话躲开他撩人心弦的眼神。

    “明天我送你去机场。”逗媳妇点到为止,权天麒正起身子,修长如玉的指尖穿梭在她泼墨的长发间、

    “三餐记得按时吃,不准和其他男人单独聊天吃饭,我处理完公司的事情就过去找你。”

    “这么霸道?”席安安咯咯笑了。

    权天麒轻点了下她的鼻尖,“对,就是这么霸道。”

    他们家霸道这一点是基因遗传来着,从他家爹地和妈咪身上就能看得出来。

    清晨,机场的人流量还不是很多。

    昨晚太晚睡,席安安一路上都是发懵的,睡眼惺忪的样子让权天麒几乎想要把人带回去。

    “权总。”徐冉提早在机场等着了,远远的便看见权天麒一手拉着行李箱一手牵着席安安,后者则是一副还未睡醒的模样。

    她伸手接过权天麒手里的行李箱,和席安安说了几句,然后很有眼力见地先进VIP通道等她。

    权天麒手上微微用力,席安安撞入他的怀里,男人的大手护着她的额头,倒也没撞疼。

    她懒洋洋地打了个哈欠,眸间水波荡漾,“十七,加班也要记得吃晚饭,要是再因为没按时吃饭胃疼,我就不理你了。”

    权天麒薄唇轻勾,轻弹了下她的额头,“知道了,下了飞机记得看路,别再撞到人了。”

    他可没忘记她和他头两次见面的场景。

    听出他话里的调侃之意,席安安斜了他一眼,“我又不是三岁的小孩子,走了,不和你说了。”

    “等等。”

    权天麒拉住她不放人,“你还忘了件事。”

    “嗯?”席安安不解。

    权天麒不语反笑,上前一步,薄唇随之覆上。

    不远处,徐冉躲在门口,看着两人甜蜜腻人的画面,捂唇偷笑着。

    “飞机上空调冷,记得拿条毯子披着。”权天麒帮她戴好帽子,指腹摩挲着她的脸颊。

    “走吧,我看着你进去再走。”

    席安安点头,转身离开。

    突地,她停下脚步,飞快地跑了回来。

    权天麒挑唇一笑,席安安狠狠地砸入他的怀里,她踮起脚尖,紧紧抱着他的脖子。

    “坏蛋十七,我会努力不想你的。”

    说完,她转身跑进VIP通道。

    口是心非的迷糊鬼。

    权天麒低低沉沉地笑了出声,直到那道清瘦的身影消失在他的视野里,他这才恋恋不舍地离开。

    飞机上,席安安本想补觉,却被徐冉抓着在谈论巡演的相关事宜。

    “看来你们这新婚生活过得不错啊。”

    席安安轻咳一声,拿过桌上的文件佯装翻阅着,“徐姐,这次巡演还有些问题我没看懂。”

    看出她是在绕开话题,徐冉会心一笑,顺着她的话把话题拉回巡演上去。

    一下飞机,徐冉推着行李箱,看着一旁忙着打电话的人,摇头无奈笑了笑。

    嘴上说不想人家,实则行动还是出卖了她。

    新婚燕尔,如胶似漆也算是正常了。

    “安安,我们的车来了。”

    “好,就来。”

    席安安匆匆和权天麒说了几句,然后急忙挂了电话,“来了。”

    在Y国入住的酒店是JK国际旗下的,不用想也知道是谁安排的,徐冉刚得知的时候,可劲地打趣着席安安。

    放下行李箱,坐了一整天的飞机,席安安感觉整个人都要散架了,泡了个热水澡,刚躺上床,权天麒就打电话过来了。

    “这么早要去公司了吗?”她柔声问道。

    那厢,权天麒喝着咖啡,目光落在客厅里的钢琴上,唇角扬起一抹淡笑。

    他轻声嗯了下,“在飞机上有没有吃点东西,饿不饿?”

    “吃了,不过不怎么好吃。”席安安软声说道。

    飞机上的食物,她一向都不感冒。

    权天麒眉头轻蹙,“等五分钟,我让人给你送吃的过去,还有,记得把头发吹干再睡。”

    “我头发早就吹干了。”席安安摸了下半干的头发,心虚地道。

    “席安安,你要是敢感冒了,我一定让阿战给你开最苦的药片。”想要蒙他,可没那么容易。

    听到“药片”两字,而且还是最苦,席安安秒怂,“我这就去吹头发,挂了,明天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第1页 / 共2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