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介绍 首页 椒房之宠
  • 阅读设置

    椒房之宠 第二百六十一章

    慕太后今日情绪高涨,便笑着问杨皇后:“兰陵要嫁人了,礼仪教的怎么样了?”人老了,对小辈的婚姻就多了几分关注,皇帝请安是特意提起兰陵的婚事,可见也是上心了,兰陵是皇帝的嫡长女,怎么说婚礼嫁妆也要办的隆重。

    说起兰陵,杨皇后就忍不住掉眼泪,向慕太后哭诉道:“母后,兰陵还小,高丽偏远,处处不如咱们这里,兰陵怎么受得了离家的苦楚?”

    慕太后瞧着杨皇后的眼泪,面露不忍,可想到皇帝的计划,西边边疆的战事,神色复杂,缓缓说道:“兰陵也是爱家的孙女,难道哀家就愿意眼睁睁的看着她远嫁他乡去和亲,我也不愿意,可又有什么办法呢?兰陵她是大魏的公主,生来尊贵,衣食住行样样都是顶尖的,说一句天下供养也不为过。”慕太后语气一转,颇为严厉道:“既然是公主,那就有与生俱来的责任,大魏需要她的时候她就该理所当然的为大魏付出。”

    杨皇后听着慕太后的话,哪里不明白这些道理,失声痛哭道:“这些道理臣妾都明白,可臣妾只是一个母亲啊,一个女儿将要远嫁他乡的母亲啊。”

    慕太后沉声道:“皇后,你不只是兰陵的母亲,别忘了你是大魏的皇后,是这天下人的国母!你做这副模样干什么?是哀家欺负你了!一国皇后失态至此,你装模作样的仪态呢?”

    这话像巴掌一样扇在她的脸上,她的颜面在慕太后的一词一句下破碎淋漓,杨皇后收起哭泣,低声道:“是。”

    众嫔妃垂首敛目,像是没有听见慕太后对杨皇后说的诛心之语,待到慕太后话音落了,便都跪在地上说道:“请太后娘娘息怒。”

    慕太后也觉得心里烦躁,便扶着文竹的手走了,留了一地跪着的宫妃们,太后娘娘没说起,众人便只能跪着了。昨夜刚下过雪,今日融雪寒气格外的重,就算殿里烧着碳,可也抵挡不住地上的寒气一层一层的从膝盖上蔓延上来。穿的少的早膳没用的跪了没几分钟就坚持不住了,脸色苍白的倚在宫女的身上。

    午膳的时候一个小宫女来传话:“太后娘娘有旨。”

    跪僵了的众位可算是盼来了太后娘娘的旨意,细声细语道:“臣妾听旨。”

    那小宫女声音脆脆道:“其余都散了,皇后什么时候想明白了什么时候回去。”小宫女的态度就是太后娘娘的态度,说完也不看众嫔妃一眼,行了个福礼便下去了。

    果然是狠,慕太后来一个谁也不认识的小宫女,而这小宫女一点脸面都不给皇后留,一声娘娘都不肯称,慕太后这是摆明了不给皇后一丝的希望。

    众人磕头谢恩:“太后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

    柔弱不堪的美人们在宫女的搀扶下慢慢起身,几个身子柔弱的美人脸色苍白几乎要晕过去了。慕桑第一个出去了,后面的嫔妃便自觉跟上了。

    宫殿里只留杨皇后一个人跪在那里,比脸色更苍白的是耐心的荒芜。万岁爷和太后娘娘是铁了心的把兰陵嫁到高丽和亲去,眼泪流过脸颊,心里疼的撕心裂肺,她可怜的孩子,命为什么这么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