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介绍 首页 椒房之宠
  • 阅读设置

    椒房之宠 第二百六十章

    慢慢的朝杨皇后行了一蹲礼:“皇后娘娘万安。”头上的金色繁花流苏冠在阳光的照耀下熠熠生辉,刺得杨皇后眼睛发疼。

    杨皇后稳稳的坐在凤轿里,面色不虞的盯着慕桑看,讽刺道:“本宫可当不得贵妃的一声安。”

    慕桑也未等皇后叫起就自发的起来了,看着东边的朝阳,烧红了半边朝霞,绚丽多彩,转头笑着对杨皇后说道:“今日阳光这样好,皇后娘娘不下来走走吗?”

    因着慕桑半路下轿,其他的人都下来问贵妃娘娘安,就只有杨皇后坐在轿子里,这永祥港宫道窄容不下两队仪仗并行,若是要乘轿而过,必定是贤贵妃的轿子走在了杨皇后的凤轿前面。杨皇后被慕桑这样的小把戏气的胸闷,进不得也退不得。

    只能听从慕桑的意见,杨皇后玉脚落在宫道上,越发觉得慕桑脸上的笑意藏有深意,可昨夜一夜未休息好,脑子疼的一抽一抽的,实在没心思和慕桑绕圈子:“贤贵妃!若是给太后娘娘请安迟了,这个责任你担得起吗?”等慕桑来坤宁宫请安就等了许久,现在步行至启祥宫更是耽误时间,今日请安必定迟到。

    慕桑不为所动,笑着答道:“皇后娘娘多虑了,兰陵长公主喜事当前,太后娘娘怎么舍得责怪皇后娘娘您呢?”

    这一句话把杨皇后心里的怒火全都挑起来了,贤贵妃这么放肆,压根就没把她这个皇后放在眼里。想到这儿,杨皇后猛的停下脚步,怒气腾腾的双眸盯着慕桑看,恨不得这双眸子化作利剑,然后在慕桑的身上穿心而过!恨不得把她千刀万剐!心里的怨恨一吐而快:“兰陵与你有何仇有何怨?你非要万岁爷把她嫁到高丽去!”

    慕桑把手里的手炉往怀里抱了抱,讥讽道:“皇后娘娘真是贵人多忘事,我受了几分疼,娘娘也该体验一二,否则怎么能对得起娘娘的那些手段呢?”昨夜下了一夜的雪,太阳出来了,宫墙上的白雪也开始融化,太阳照不到的角落里寒雪凛凛,人心还要比这冬雪冰冷,“要怨就怨兰陵长公主是您的女儿呢,皇后娘娘,给太后娘娘请安要迟到了。”

    众人听着杨皇后与贤贵妃的话,都低头不语,这样的场面不是她们这些小虾米可以参战的。

    众人到启祥宫时,慕太后用过早膳,正在喝消食茶,人老了胃口不好,多吃几口就觉得不舒服。见众人来了就招呼不用多礼:“都坐,这么冷的天,难为你们都记得哀家,过来和哀家说说话。”

    慕桑乐呵呵的和慕太后说笑:“瞧母后说的,以后我们天天来,吵着闹着母后了,烦得母后撵人怎么好?”

    慕太后用手指虚点点慕桑,笑道:“哈哈,你们看看,这小皮猴嘴上一点儿也不饶人,哀家什么时候撵过你了?”

    众人陪着太后娘娘笑,气氛轻松快活,杨皇后亦是奉承道:“母后宽宏大量,不和臣妾等小辈们计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