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介绍 首页 椒房之宠
  • 阅读设置

    椒房之宠 第二百五十七章 选驸马

    这几句话说的杨皇后脸色泛白,心里难受不已,心口翻涌着,一时间怔怔的说不出话来,只是盯着杨夫人愣愣的看。

    杨夫人见杨皇后不说话,立马就不乐意了:“怎么,你父亲的话你也不听了,没有你父亲在朝堂上,你觉得你这皇后之位还坐的稳吗?”

    杨皇后讥讽的说道:“母亲这话说的真轻巧,杨家女入宫倒也能成,可这驸马爷说的好像多容易一样,公主下嫁都是万岁爷说了算的,这件事我插不上手。”杨皇后即是心惊又是伤心,她母亲这是怎么了,怎么一点都不体谅她在宫里举步艰难,反而……反而句句威胁她。

    话都说破了,杨夫人也不在绕圈子了,直接道:“你父亲的话我也说了,听不听由你,怎么办你也仔细思量一番,家里是对你失望不已,别做错了事让家里彻底放弃你。这话原是我不该给你说的,可谁叫你是我身上掉下来的一块肉呢。母亲言至于此,也是为了你好,好好想一想吧。”说道这儿便福一礼:“臣妇告退。”

    杨皇后看着那一道大红福禄百蝶纹五彩平金绣朝服的背影慢慢消失在宫道里,双眼怔怔的落下泪珠子,她做错了什么,今日母亲的话着实让她伤心,可父亲的抉择更让她觉得心冷。

    这皇宫里沾满了鲜血,也透着无穷无尽的寂寞和哀愁,这些她尚能坚持,可母亲的这一番话实实在在的让杨皇后心痛不已,也惊惧不已。倘若家里真的放弃她了,以后的日子又该如何继续?她的兰陵还是晗月她都不愿让她们嫁入杨家。

    听闻要为公主选驸马,高丽的使团也来凑热闹,要求娶兰陵长公主以结秦晋之好,高丽的嫡公主和嫡王子也随着使团到来了,高丽王为了表示诚意,愿嫡公主嫁到大魏,也希望嫡王子娶到兰陵长公主,两国和平相处共同发展互通货物。

    成帝把接待高丽使团的事交给梁王,一时间宫里热闹不已,选驸马可是本朝的大事,又事关两国,这样的盛世难以遇见。梁王是第一次办差事,谦和有礼,风度翩翩,共事的各位大臣赞口不绝。

    绿枝欢欢喜喜的跑进来,手里拿着一封信,激动的嚷道:“娘娘,娘娘,长宁长公主来信了,长宁长公主来信了。”

    慕桑闻言噌的站起来,不敢相信的问道:“真的吗?快拿来瞧瞧。”长宁长公主自从出嫁后,就一直没有她的消息,如今这信寄来的多么金贵和不容易,让慕桑一直挂念不已,如今就来了一封信,当真是一封家书抵万金。

    信封上娟秀的字体写到:娘娘亲启。

    展开信纸,扑面而来的是大漠的苍凉,好像仔细闻一闻还能闻见沙漠的气息。

    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

    娟秀的小花簪一如既往的慰人心舒,仿佛还能看见碧妆嘴角含着纵容的微笑,清丽的声音。

    娘娘万福金安。

    年节将至,奴婢碧妆问娘娘安,娘娘近来可喜乐安康?奴婢一直念着娘娘。奴婢在察合台汗国一切都好,巴图尔对奴婢也很好,他前不久继承了大汗的汗位,尊奴婢为大妃。奴婢现在也有好消息了,若是诞下子嗣定为娘娘报喜。

    王嬷嬷积翠路有福都好,我们都一直想念娘娘,在月下为娘娘祈福。

    奴婢愿娘娘福泰安康,平安喜乐。

    娘娘勿念。

    奴婢碧妆字。

    明明都是安好,明明都是安慰之语,可看着看着慕桑的眼眶湿了,远嫁他乡,从此再无归程。绿枝柳嬷嬷见慕桑哭了,相互看了看,眼睛里全都是担忧,碧妆这是出什么事了?慕桑用手指抹去了脸颊上的眼泪,开心道:“碧妆一切都好,她现在是大汗的大妃了,还有喜了。”

    绿枝也是抹着眼泪抱怨道:“都是娘娘惹人掉眼泪,明明是好事。”

    这是好兆头,新年的大喜事,可是心里的酸楚无法言语,只能用眼泪来表达一切。只要好好活着就好,别的无所求。

    众人在悲伤喜悦里徘徊,一道清朗的声音打破了一室的气氛:“这是怎么了,一个个都抹着眼泪,是元宵的汤圆不够分了吗?”

    原来是成帝来了。众人急忙行礼问安,慕桑娇嗔的抱怨道:“陛下惯会拿我取笑了,是碧妆来信了。”

    巴图尔对大魏忠心耿耿,长宁在其中起到了很大的作用,成帝对此局面很满意,笑容满面的赞叹道:“长宁不错,巴图尔对她很好,他现在是大汗了,对长宁敬爱有加,封长宁为大妃。你现在可放心了,若是长宁能诞下王子,为边疆的稳定和平做出了巨大的贡献,长宁是大魏的英雄,为大魏和察合台汗国的边疆和平起到了了不可估量作用。长宁应该被史书记载,千秋万代将永垂不朽。”

    鲜血流多了总是盼望稳定,分离久了总会期待重逢,长宁是察合台汗国和大魏之间的纽带,也让别的国朝看到了大魏的大度,体现了大魏是礼仪之邦,仁德治国。

    慕桑听到成帝对长宁有如此之高的评价,即是对她的的欣慰又是对她的难过,欣慰她所做的一切都有人理解有人承认,难过她从此再无归期,一生不得归故里。“若是长宁知道你如此这般夸奖她,她定会开心的,我一定要把这个好消息写信告诉她。”

    成帝笑着点点头,手里拿着青花祥云凤凰纹茶盏,有一下没一下的刮着漂浮不定的茶叶。慕桑看着他心不在焉的,就忍不住问道:“怎么了,可是有什么烦心事?”

    “也不是什么大事,就是心里拿不定主意。”成帝定了定神,慢慢叹了一口气,道:“高丽王子要求娶兰陵,朕心里一时没了主意,兰陵嫁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第1页 / 共2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