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介绍 首页 椒房之宠
  • 阅读设置

    椒房之宠 第二十章 坤宁宫

    一路见过各位主子娘娘,幸好是行尊礼,如果行磕头里礼她今天铁定走不出坤宁宫了。心里想着她一定要赶快晋升,不然磕头都磕晕了。在心里暗暗发誓,在这个等级森严,尊卑有序,规矩比天还大的地方里,想要活的自在,除了往上爬别无他路。

    赐座后坐在荣婕妤和姜贵人中间,右边姜贵人身着粉霞锦绶藕丝缎裙,怎么瞧整个人都与粉色不沾边,真是白瞎了一身好衣服,她的眼神恨不能撕了慕桑。

    左边荣婕妤一身粉色彩绣紫薇花素软缎,淡抹粉霜,怎么也掩不住她的神色憔悴,失魂落魄的盯着脚面。感觉是慕桑抢了皇上,雷霆雨露,俱是天恩,在别的嫔妃侍寝的次日怎可露出如此神色,真真是不知所谓!不懂规矩!

    别人看着眼睛里露出不屑,怪不得万岁爷让李妃娘娘教她规矩呢!

    别说皇后娘娘不知道她们之间的龌龊,只怕是有心如此,可惜了那幅仁慈的面孔。李妃在心里不屑的冷哼,瞧着这样,用帕子捂着嘴角柔柔弱弱的开口笑道:“荣婕妤这是怎么了?脸色怎这般苍白?”

    众嫔妃的眼睛向荣婕妤看去,果然荣婕妤一副要哭的模样,心里想着这下有热闹看了。

    慕桑眼角徶间李妃身着刻丝朱红千头菊浮光锦衣裳,热热闹闹的开满了整个小袄,逶迤拖地粉色绣花凤尾裙,身披金丝薄烟红霞纱。双刀鬓发斜插镶嵌珍珠碧玉步摇和累丝嵌宝衔珠金凤簪,一对儿赤金缠绕南珠的耳坠子,恍若神仙妃子。

    雅致的玉颜上画着清淡的梅花妆,花容月貌显现出丝丝的妩媚,勾魂慑魄。

    这是要搞事情?她与荣婕妤本来就是解不开的死结,她们还来凑热闹,得,这下子又多了几个情敌。后宫里讨生活的人果然没一个简单的,像荣婕妤姜贵人聂良人还是太嫩了,几句话就挑拨的势同水火不融了。

    皇后娘娘一袭赭红的云锦长裙,用稍重的红色绣着细密的牡丹,外面罩着一件浅红色色的透明的轻纱衣,依旧是用金细丝线绣着雅致的花朵。耳朵上戴着金镶东珠耳坠,极其的珍贵。头戴紫金翟凤珠冠,在脑后戴上一件如意首镶嵌镂雕双螭纹玉饰,侧面和蝙蝠纹镶琉璃珠颤枝金步摇,一如花之王牡丹一样雍容华贵,眼里含着暖意和关心:“荣婕妤可是不舒服,寒梅去宣太医。”

    荣婕妤起身说明缘由:“多谢娘娘好意,嫔妾无事,只不过是怕辜负了李妃娘娘的教导,昨夜才多写了几遍宫规。”

    李妃这是把她往火上推,万岁爷宠幸了别人她就是哭丧着脸,善嫉是后宫里的大忌,传到万岁爷耳朵里岂不是自毁前程。因她不懂规矩而遭万岁爷厌恶,那万万是不能的。

    传到太后娘娘的宫里她怎么也在宫里过活,听说婉才人的日子不好过。

    李妃你不仁就别怪我不义!

    这下子眼光都聚在了李妃身上,意味深长的看着她。

    哦,原来如此。宠冠六宫的李妃娘娘这是着急了,在如何貌美如花也比不过水嫩水嫩的新人。

    在瞧瞧慕贵人,柳叶眉鹅蛋脸,一双眸子潋滟含春,浅紫色的对襟襦裙衬得越发温婉可人,真真是人比花娇。

    李妃对上慕贵人的颜色就暗沉了几分,大家心里越发的肯定了,谁都爱美人,更何况人家还是青梅竹马的表兄妹呢。

    李妃气的一张脸发青,却又没法子发作。今天这个仇她记下了,荣婕妤!本宫与你势不两立!

    高妃一身蓝色弹墨鹤纹雨丝锦大袖衣,袖口上绣着淡蓝色的莲花,银丝线勾出了几片祥云,下摆处绣着密密麻麻的繁复花纹,戴一对儿蓝宝石南洋珍珠耳环,添了几分富贵。

    端庄的脸上爬上了笑容,语气里带着笑说话:“李妃这就是你的不对了,规矩不好慢慢教就是了,何必急在一晚上?”

    安嫔穿着一件略嫌简单的素蓝色的长锦衣,用深绿色的丝线在衣料上绣出墨绿的叶子,黄白色的丝线绣着一串串凤尾兰。整个人安安静静的坐在黄花梨木浮雕鸾纹玫瑰椅子上,在这热闹的人群里一不小心就会忽略。

    看着她们说的热闹,也没有插话的意思。

    慕桑想着这也是不简单的人物,根据柳嬷嬷拓展的消息,安嫔出身不够好,是万岁爷还是王爷的时候就在跟前伺候的丫鬟,后来收了房生下二公子也就是现在的二皇子,稳坐嫔位,有子旁身,一月里万岁爷也会去细柳宫一两回,只要不犯大错以后怎么样也都是好的。

    最怕的就是平平常常不会注意的人,最后却是真爱或者最大的赢家。这样的人值得关注,能走到最后的人大多前期都不怎么引人注意,埋头闷声发财。

    皇后娘娘温声细语的打圆场:“高妃是个温和人,说的也温和。虽说万岁爷让你教荣婕妤规矩,可你这性子也忒急了。”谁也不能得罪狠了,李妃久得圣宠估计一时半会儿失宠不了,慕贵人才得恩宠,谁知道以后会怎么样?但也不得不细细思量,她后面还站着太后娘娘。后宫也不过讲究平衡之道:“多学学高妃的温和。”

    丽婕妤一身苏锦掐花嵌银流云粉丹桂月华裙,腰间坠着翠色挽同心结子缀丝穗,越发显得楚腰纤细,不堪盈盈一握。瞧着这一片热闹眼里闪动着光芒,皇后娘娘这母仪天下也当真是窝囊,治不了一个小小的婕妤,任由她挑事,咯咯的笑出声:“李娘娘也是把万岁爷的话放在心里了,这才日日想着怎么教好规矩,好去面圣万岁爷,倒显得痴了。不像某些人一样人前一套人后一面,这不惹了万岁爷的厌恶!”

    皇后娘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第1页 / 共2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