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介绍 首页 椒房之宠
  • 阅读设置

    椒房之宠 第十九章 请安

    皇上的眼睛里染上欲望的颜色,密密麻麻吻铺天盖地的落下来。

    听到里面的动静,站在门口的刘公公和柳嬷嬷相视一眼,不动神色的心里松了一口气,挥手叫别的宫人站的远一点。

    柳嬷嬷吩咐积翠烧准备热水,以备万岁爷叫水。

    一碟一碟的桂圆红枣莲花生等干果还摆在案几上,昨日的喜庆还在延绵。

    初承恩宠,次日是要去坤宁宫给皇后娘娘请安的。

    慕桑想着今日不必太刻意,不能被人抓了把柄,说恃宠生娇就不好了,谁让万岁爷最重规矩呢,想想姜贵人和荣婕妤就觉得后背生凉,对正在梳头的积翠如是安排:“不必太过高调,平常就好。”

    慕桑看着菱花椭圆铜镜里的自己眉眼含春,透着娇媚,隐隐的看见侧颈上有淡红色的印迹,顿时感觉整个脸都烧起来了。

    想起早上醒来,盯着红帐子才想起昨晚她侍寝了,摸着冰凉的半面床铺,万岁爷走了?她竟然一点声响都没有听见,不会治她的罪吧?

    啊她没脸见人了,眼角看见柳嬷嬷眼里闪过欣慰的笑,积翠在哪儿偷偷的乐和。

    “侍寝都是这样吗?”想起古代宫斗剧中,侍寝不是裹一棉被被太监抬到帝王寝宫临幸吗?

    一向不露声色的柳嬷嬷笑里带着骄傲,同慕桑解释道:“怎么都能同贵人一样,万岁爷宠爱贵人,特赐红帐子红被褥,虽是偏色,但也是宫里的头一份,荣宠如李妃娘娘也是没有的。太后娘娘仁慈,特赐珊瑚红滚雪细纱。”

    原来是这样,有后台的就是不一样,看来原主与万岁爷青梅竹马情意很深嘛,倒是便宜她了。

    眼角徶间柳嬷嬷端着红漆描银海棠花的托盘,托盘上面盖着绣缠枝莲花卉的红丝绸,就很是奇怪,大清早的端个盖红绸子的托盘干什么,就问:“盘子里是什么?”

    柳嬷嬷笑眯眯的回话:“是喜帕。”

    喜帕?慕桑疑惑,原谅她还是现代人的灵魂,理解不了什么高深的古语:“干什么的?”

    柳嬷嬷对于慕桑一向是有问必答,笑里带着几分揶揄:“验红。”

    真心实意的恭喜贵人,可算是侍寝了,看着万岁爷的意思,贵人的福气还在后头呢:“恭喜才人,贺喜才人。”

    喜帕……验红……慕桑脸烫的不行了,这样真的好吗?

    揭开红绸子,红漆描银海棠花的托盘里的白绸绢上点点落红如盛开的红梅,太后看着眼里满满的全是笑,连说“好好好。”可见是真的高兴了。对柳嬷嬷安排道:“今日就别过来请安了,好好歇息着,来日诞下皇子才是头顶要事。”

    慕桑给皇后娘娘行尊礼请安:“给娘娘请安,娘娘吉祥。”

    看着不急不躁的慕桑,一身浅紫色彩绣木芙蓉软缎齐胸襦裙,如意髻上别着两朵浅红色茶花样式的宫绢花,因侍寝了前面的刘海就抿了上去,露出光洁饱满的额头,一步一姿皆是端庄有礼。皇后瞧着并未恃宠而骄,心里不由得松了一口气,太后娘娘的心头宝,万岁爷的青梅,侍寝次日就被她这个皇后训斥了谁面上都不好过,不教训皇后威严何在?

    幸好她是个懂事的,没得叫她为难,因此皇后按惯例教诲:“和睦宫闱,勤谨奉上,绵延后嗣。”

    “谨遵皇后娘娘教导。”慕桑眉眼温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