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介绍 首页 椒房之宠
  • 阅读设置

    椒房之宠 第十七章 小山重叠

    远远的看见两道纤瘦的身影,宫斗剧告诉我们下面发生的不是事故就是故事,有心绕过不愿沾染后宫是是非非,却不料听见狐媚子几个尖锐的字眼,这是情敌见情敌分外眼红了?

    “那一个是不是姜贵人?”慕桑看着穿淡紫色齐胸襦裙身姿玲珑的嫔妃,神情激动的对另一个身着莲红色交领襦裙的嫔妃说着什么,觉得好似见过就问了柳嬷嬷一句。

    “是。”柳嬷嬷见慕桑问起,就有意多说后宫里的事儿,以防以后遇见别失了礼数惹人嗤笑:“穿莲红色衣裳的那位是新封的荣婕妤。两人圣宠不分上下,姜贵人性子狂妄一些,自然容不得荣婕妤分宠,这不就遇上了。”后宫里的女人那个也不是善茬,在万岁爷面前都是千娇百媚的佳人,可在别的地方就说不准了。

    “不应该呀,荣婕妤品级比姜贵人高,又有封号,怎么会容忍姜贵人如此放肆。”慕桑很是奇怪,不是说官大一级压死人吗?更何况是最讲究尊卑的三宫六院。

    柳嬷嬷很是委婉的为慕桑解惑:“听说荣婕妤性子温婉一些,不大计较。”

    慕桑一听柳嬷嬷的解释就明白了,这话就不知经过多少的修饰了,说白了可不就是性子懦弱了些,遇上个狠的可不就被狠狠的欺负了?

    那边不知道荣婕妤说了什么,就见姜贵人激动的扬手,就要在荣婕妤的脸上招呼一下,两人各自带着的宫女内侍相互推搡叫骂,几个忠心的紧紧的护着主子,场面一度混乱失控。

    谁也未料到假山后面会突然走出万岁爷和李妃娘娘。

    “皇上驾到!”

    “李妃娘娘驾到!”

    姜贵人猛的听见万岁爷来了,惊惧不已,怎么办?都是荣婕妤这个贱人害她,让万岁爷看见她这个样子!就看见荣婕妤倒在宫女的怀里,小脸惨白眼神惊恐。这……果然是这贱人害我!

    看完全过程的慕桑默默点赞,这战斗力就是杠杠的,眼里眼外都是戏,算是大开眼界了。

    “得,这下躲不过去了。”慕桑忍住翻白眼的冲动,只是看个热闹而已。有必要这么麻烦吗?

    慕桑身姿娉娉婷婷的出现在成帝面前,声音婉转悠扬灵动:“恭请皇上圣安,万福金安。”姿势端庄恭敬的行尊礼,鸦雀色的芙蓉髻配着素银簪子,翡翠朱红层叠的领子衬着那一抹白皙更加明显。

    李妃看见成帝笑意里有绵缠的意味,双手紧紧的撕扯着帕子,恨恨的宛了慕桑一眼,这就勾引上了!

    一个个都是不省心的贱蹄子!

    成帝瞧着近在眼前的白皙,有时候一眼就能记在心里记一辈子,忍住想要抚摸的冲动。

    以至于多年以后都念念不忘,也许对她的怜惜就是从那一抹白皙开始的,以后疼惜愈来愈烈。

    他上前一步躬身扶她起来,声音温柔:“身子可好些了?”

    一旁的李妃看着牙酸,在众嫔妃面前一贯是柔弱温和的,很是关心的问慕桑的病情:“是啊,好久不见妹妹,太医怎么说?”

    这么关心她,真心的吗?慕桑顺势起来,嫣然一笑回话:“回皇上的话,妾身好多了,太医说多走动有益于恢复。”

    晾在一旁的荣婕妤和姜贵人傻眼了,这就把她们忽略了,心思各不同。姜贵人这会儿正庆幸万岁爷的目光都在慕桑的身上,千万別记起她,她娘说的对没那个男人喜欢跋扈的女子。

    半响,低低的抽搭声响起,似刚出生的猫儿一样弱小,荣婕妤靠在宫女的怀里小声的哭啼,生怕惊扰了别人。

    大家的注意力又从慕桑身上转移到荣婕妤身上,成帝看着毫无新意争宠的戏码厌烦极了,哭哭啼啼的像什么样?哪里有后宫嫔妃的端庄。跋扈无礼以下犯上动手打人更是无理取闹之极!

    李妃火上浇油:“女儿家呢,还是温婉娴静一点的好。”

    想起姜贵人讽刺她的轻笑声,慕桑觉得她不介意再添一把柴火,让这火烧的更旺一点:“正是娘娘说的这个理。”

    成帝神色不耐烦,语气不辨喜怒:“刘明忠,送姜贵人去皇后那里学学规矩!”又对着李妃说道:“荣婕妤是你宫里的,你看着就是!”

    “恭送皇上。”嫔妃福身恭送皇上圣驾。

    看着万岁爷远去,李妃直起身子嗤笑。真是不会看眼色,没瞧见万岁爷心里想着别人,哪里有时间看你的梨花带雨我见犹怜。

    荣宠不过是一念之间,这不,到头了就该醒醒了。万岁爷又真心的爱过哪个?帝王爱不过是水月镜花。

    慢慢的她也想开了,自打秀女进宫以后万岁爷何尝来过她的寝宫,对镜自怜,不得不承认岁月不饶人,眼角有了细微的纹路,是比不过十六七岁的容颜了,那是女子最美的时光。

    “瞧瞧,真是肝肠寸断,哀伤欲绝。”语气里满满的都是幸灾乐祸:“可惜呐,万岁爷走了。”说着就忍不住笑起来,笑着笑着眼里滴下一滴眼泪,融进手帕里谁也没看见,她不好过谁也别想好过!

    李妃的哼笑声像巴掌一样甩在荣婕妤脸上,没圣宠她什么都不是,只能咬牙忍下。

    “这是去哪里?”成帝陪着慕桑慢慢走着,前朝后宫没一个省心的!

    慕桑看着成帝温怒的侧脸,天子威仪甚重,觉得有点压抑的喘不过气来,说话放缓了声音透着安抚的意味:“刚从启祥宫出来,正要回去。”

    瞧着端是温柔可人,成帝的心情慢慢的好起来了,有兴趣问慕桑的功课了:“字练的怎样了?”

    提起这个慕桑是一把鼻涕一把泪,还是别提了。成帝看着慕桑的表情就知道没什么进步了,提起另一茬:“衣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第1页 / 共2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