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介绍 首页 椒房之宠
  • 阅读设置

    椒房之宠 第十五章 丽婕妤

    “字练着怎么样了?”想起慕桑一手歪歪扭扭的丑字,成帝就很头疼,都说字如其人,看那字这人多不堪都不为过。

    慕桑答得很光棍:“写字那是滴水石穿,天长地久的事,岂是一日之功。”言下之意就是没什么进步还就那样,毛笔字又不是钢笔字,这事能急吗?

    成帝头次听见练字不下功夫还说的如此理直气壮的人,真是大千世界无奇不有。

    慕桑很随便的坐在成帝身边,打量四周不见一个人,她记得柳嬷嬷在她跟前教她规矩呢,可现在怎么剩她一个了内心是崩溃的,柳嬷嬷你怎么忍心把我扔进狼坑虎穴里:“倒茶的人呢?”转头对成帝解释道:“这一个一个的都不见人影,委屈你了,我倒的茶不一定好喝。”执起炕几上的描画山水人家的茶壶,碧绿的茶汤冒着热气。

    白骨瓷茶碗映着碧绿茶汤,美人玉手盈盈一握,自是一副美景。成帝眼睛里染上了笑意,吾家有女初长成,娉娉婷婷十三余。届笑春桃兮,云堆翠髻,唇绽樱颗兮,榴齿含香。声音温柔如珠玉:“都好,朕不嫌弃你。”

    慕桑没好气的憋了他一眼还嫌弃,得了便宜别卖乖,在现代这种男朋友分分钟踢了:“嫌弃也没更好的,你就凑合着。”经过几次的接触,慕桑的胆子就大了,说起话也不拘束了,秉着抱最粗的大腿意旨,一定要和皇帝搞好关系,从此一路顺风步步高升,过成别人仰望的存在。

    一个削肩细腰,长挑身材的美人扶着宫女的手走进来,一袭碎花翠纱露水百合裙,片片银片镶嵌成的碎花在步履间盈盈闪闪,腰间盈盈一束,益发显得她的身材纤如柔柳,有一种清新而淡雅的自然之美。此人正是李妃邀来说话的丽婕妤,盈盈下拜,声音婉转似黄莺歌唱:“嫔妾给娘娘请安,娘娘吉祥。”圆鬟上插着鎏金穿花戏珠步摇,熠熠生辉。

    “娘娘这是怎么了,瞧这脸黑的,谁这么胆大包天敢惹娘娘生气?”丽婕妤笑吟吟的看着李妃,心里想着今天大多是因为荣婕妤的事,这东西十二宫谁不知道延禧宫里又出了个美人,惹得帝王日日带笑看。

    看着丽婕妤的年轻的脸,心里更是堵得慌,都是狐媚子日日想着怎么勾引万岁爷,语气里带着不乐意:“还能有谁?不就是那不懂规矩的!”容颜里满是怒气冲冲。

    丽婕妤不怒反笑:“既然不懂规矩,娘娘教着就好,何必自己动气,反而白白的气坏了自己。”瞅了一眼调笑道:“姐姐自己不心疼万岁爷知道了自然是心疼的。”

    这话说到李妃的心里了,怒气慢慢的少了,悠悠的说:“可不见得!妖精那么多哪能记得住本宫。”

    丽婕妤柔声劝道:“姐姐这就妄自菲薄了,万岁爷这几日不过是瞧着新鲜,就多看了几眼。”见是李妃听进心里去了,理智回笼了,这话就容易说了:“新鲜劲儿过了,姐姐还不是万岁爷跟前的心肝儿!”

    李妃呸她一口,用刺绣丹桂云锻帕子捂着嘴角笑骂道:“看本宫不撕了你的嘴,什么话都说的出来!真是不知害臊!”

    丽婕妤心想着李妃娘娘今天真是气狠了,进来这一会了连茶水都没有,看来这个荣婕妤真有几分本事:“妹妹说的都是实话,俗话说的好‘衣不如新人不如故’,可不就是这个理。”又把话题转向别处,李妃娘娘真是好打算,叫她这个时候得罪荣婕妤去,她又不傻,皇恩本来就薄,作死也不是这么个作死法。

    这时候荣婕妤正是万岁爷心尖尖上的人,要动也是万岁爷的新鲜劲儿过了:“连皇后娘娘都要让姐姐三分呢,何况是一个未有根基的婕妤。”根基就是皇嗣,而李妃稳稳妥妥的养着大皇子,这就占了长子这一条,嫡子在哪儿呢?反正她是没看见。

    李妃见丽婕妤没有找荣婕妤麻烦的意思,也就息了这个心思:“是本宫着急了,皇恩浩荡,有那个福气承受才好呢。”看着窗户外面,园子里的绿牡丹开的晶莹欲滴,碧绿如玉,似是感叹:“后宫里的时日长着呢!”

    皇子才是重点,别让那起子贱人怀上皇嗣才好。

    丽婕妤看着李妃娘娘有端茶送客的意思,就识趣的行礼告退:“姐姐歇着罢,妹妹的画样子还没描完。”

    “去罢。”李妃可有可无的点点头,这后宫里婕妤多的是,但活着的不多。

    丽婕妤搭在杏雨胳膊上的纤纤玉手用豆蔻染了指甲,小指和无名指上戴着鎏金花纹的护甲,慢慢的走出主殿,在婉迤的小路上走着,处处可见菊花,瞧瞧这就是盛宠,李妃娘娘喜欢菊花的傲骨,这延禧宫里就处处可见菊花:“杏雨,你说说这荣婕妤还能盛宠多久?”

    “奴婢怎么晓得。”杏雨想着,她一个做奴婢的怎么知道娘娘们心里怎么想的,难道这不是万岁爷说了算?很是奇怪的问丽婕妤:“婕妤晓得吗?”

    不料丽婕妤丝毫不把荣婕妤放在眼里,直接下定论:“本嫔瞧着荣婕妤已是落日夕阳,花到荼蘼。”

    虽她们同是有封号的婕妤,但在后宫里活不活的下去可不只有恩宠,得罪了李娘娘又没强硬的娘家,能活多久就看你有一颗几巧玲珑心了,这里死多少人都不嫌多!

    李妃从来都是个谋而后动的性子,她急什么,这后宫里坐不住的不应该是她,没看见太后娘娘皇后都稳稳的坐着吗?

    重新拿起小巧玲珑的银剪子,修剪着几片枯萎的花瓣,柔声细语的吩咐道:“玉容,去打探一下椒房宫的消息。”

    椒房椒房!想到这儿她就恨得咬牙切齿,有椒房宠才算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第1页 / 共2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