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介绍 首页 椒房之宠
  • 阅读设置

    椒房之宠 第十四章 成果

    可这荣婕妤有什么好?要出身也不过是个县令之女,要容貌也不过是看着端庄而已,连慕贵人都比不过,她凭什么?

    这口气怎么叫她咽下,人活着不过是挣一口气,这荣婕妤以为得了恩宠就目中无人了,她这个主位都不放在眼里了,该是整一整延禧宫的规矩了,就吩咐玉容:“去,叫丽婕妤过来说话。”

    “是。”一身水绿色绣小花纹齐胸襦裙的玉容慢慢退下,心里想着,这荣婕妤真是太不懂事了,万岁爷的恩宠最是飘忽不定的。

    多少年了,王府里才留下了几个人,这后宫里有几个是高位分的嫔妃。可她们都看不明白,但愿娘娘能明白这个理,你看皇后娘娘这次坐的多稳。

    外面热闹的都快掀破天了,慕桑安安心心的在仪元殿里养着她的病,御花园去了一次就没兴趣去了,见了人就要跪,好好的兴致都给败了。由于品级太低太后不召见她,她就不能去请安。

    偶尔闲的时候皇帝会过来看一下慕桑的功课,发现她识字读书进步别快,可这一首毛笔字写的惨不忍睹。描红用了几本也没见效果,见她练的认真,成帝随手就写了几张大字让她临摹。

    这一日,慕桑头顶着茶碗练习走路,心里想着走路有什么可练的,长这么大什么走法没走过,还真有一种叫做柳嬷嬷式走法她没走过,几圈下来就腰酸背痛。

    感叹这大千世界,无奇不有,容嬷嬷整小燕子也是找对方法了,如果柳嬷嬷不是太后身边的人,她也以为是哪个看她不顺眼了,故意整人的。

    柳嬷嬷站在一旁看着,贵人是个有耐心的,初学规矩时最磨人了,心里点头,顺便讲明其中的缘由:“行不回头,笑不露齿,走路要平稳,步履轻盈,不能左顾右盼,言笑大方,谈吐得体。”

    感觉一步一步的在走钢丝,裙角晃动幅度要小,千万别让柳嬷嬷在裙角系铃铛,那才是真真的要命。

    “皇上驾到!”

    简直是天籁之音,这一刻慕桑心里乐开了花,极是感激成帝,恩人呐。慕桑从善如流的把茶碗从头上取下来,领着一众宫人行尊礼请安:“恭请皇上圣安。”神色欢喜。

    “起来罢。”成帝随手扶起慕桑。

    “拿着茶碗做什么?”成帝盘腿坐在黄花梨木雕花罗汉床上,奇怪的看着慕桑手里拿着斗彩翠竹茶碗,装着半杯水不知道要做什么,看样子也不像是在喝茶。

    慕桑言简意核道明重点:“走路。”顺便告告柳嬷嬷的状,太狠了,都不让她休息。

    却不想逗起了成帝的玩闹之心,他这表妹真能耐着性子学习宫规:“来,走两步,朕看看效果怎么样?”

    不带这么玩的,什么叫一脚天堂一脚地狱,这就是!后进生是没资格叫苦叫累的,默默的安慰自己,多么苦命的自己,说好的穿越光环呢。她真是丢穿越人的脸面,连走路都要学,想想人家,女扮男装狂青楼调戏小姐,发家致富视金钱如粪土,朋友遍天下走,各个爱的死去活来,琴棋书画,诗词歌赋样样精通。

    算了,别想了,她们都是里程碑式的成功例子,她还是保命要紧,别惹恼了大。

    慕桑一身桂子绿绣蝶恋花齐胸瑞锦襦裙,翡翠绿双绣木兰花锦缎抹胸。乌黑的头发绾成如意髻,正中心别着两朵粉色的芙蓉宫绢花,边上簪着一对儿珠花簪,上面垂着流苏,随着步伐流苏就摇摇曳曳。耳朵上戴着两坠银蝴蝶,眉目如画,眼神顾盼生辉,撩人心怀,自带一股书卷气息,端庄高贵,文静优雅。

    远远的走过来,腰肢袅袅,走起路来娉婷袅娜,莲步款款,摇曳生姿,裙角的蝴蝶似活了一般欲展翅高飞。

    走至成帝面前停下,笑盈盈的问:“万岁爷瞧着怎么样?可有进步?”看着眼前明眸皓齿,冰肌玉骨,嫣然浅笑的美人。

    成帝斜倚在小几上招手让她在近一些,慕桑上前一步踏在黄花梨木脚踏上,两人离得极近,隐隐约约的呼吸交错。成帝拉着慕桑指若削葱根的手抚摸把玩,夸奖道:“很不错,有进步,可要什么奖赏?”

    柳嬷嬷见是如此,悄悄地退下去,心想着这多半是要成了,又想着贵人还在病中不宜侍寝,真是愁死个人了。都说好事多磨,这男人看着吃不着才会上心,让万岁爷多惦记也是好的。只要入了万岁爷的眼就好,侍寝不过是迟早的事。

    几日不见,成帝觉得慕桑气质变得温婉和顺,举手投足间带着一股子优雅端庄,不见以前的盛气凌人,和顺而不显得死板,带着点小机灵和娇憨。宫里有这样性子的人不多见,从而显得珍贵。

    想了一会儿,慕桑觉得她没想要的,吃的穿的用的都有,可白白放过帝王金口玉言的承诺,又觉得可惜,真是好难为,比有钱花不出去还难受,并且这钱还是在期限内白花的。半响郁闷道:“我不知道呀?好像没什么特别想要的。”

    “呵……”成帝。哑然失笑,莫不是傻了,还有帝王的赏赐是送不出去的?可不就是傻了。

    慕桑见他笑了,就大着胆子讨要:“那你给我留着,不要白不要。”

    成帝觉得好笑,还是没长大跟个小孩一样:“好,给你留着。”这就是传说中的大蠢若智?

    罢了,他多操心一点好了,也不枉别人传他和桑儿是青梅竹马之交了:“你的病怎么样了?太医怎么说?”

    这么有良心?对于和颜悦色的成帝慕桑格外不习惯,慕桑莞尔一笑:“太医说养着罢。”

    是吗?成帝心里疑惑,他怎么觉得她这是在躲懒呢。

    真的,太医真是这么说的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第1页 / 共2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