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介绍 首页 椒房之宠
  • 阅读设置

    椒房之宠 第十二章 莫名其妙的晋升

    屋外秋雨绵缠,屋檐上的雨滴滴答答的滴在地上的青石板上,像是在诉说心事。夜晚的静谧更衬得雨滴声清晰明了,听得慕桑心烦意乱,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索性披着衣裳起来。

    晚上她屋里不留人伺候的,远远的打发了,都是累了一天的人,晚上她还是喜欢留点空间的,放松一下自己也放松一下别人。

    懒得去点蜡烛,摸着黑走到窗户边打起帘子,外面黑漆漆的,丝毫看不见光亮,愈来愈急的雨点打在地上,纸糊的窗子透着丝丝凉意。自嘲笑了,她如今倒也有几分文人骚客的雅兴了,大半夜的不睡觉却来听雨声。

    听着雨声,她的心慢慢的沉静下来,回想一切像是一场梦,恍如隔世。人只要活着就得为自己以后的路做打算,太后是她的姑母,生病之后只见过一次,对原主也是关心的,各种名贵的吃的用的都连接不断的送过来。皇帝是她的表哥,对原主也是关心的,时不时的也过来串一下门,指导她的功课。看着都是极好的,就是不知道有几分真心了。

    又想着帝后关系怎么样?他们恩爱了做嫔妃的没出路,他们两看相厌后宫嫔妃的斗争就激烈了。又想着皇后的脾气性格怎么样?有一个贤惠的上司日子总是会好过一点,哪怕失宠了衣食也是无忧的。想着有的没的,思绪飘忽不定,人生在世若雨打浮萍,飘忽流浪无处安放。

    日子似流水一样划过,一场秋雨一场凉,慕桑穿着湘色桂花团纹的对襟襦裙,上面套着银红色彩绣窄袖素软缎小袄,才觉得不冷,这见鬼的天气,明明才九月多,在现代还是露腿的季节,在这儿已经叠叠套套了。

    柳嬷嬷陪着慕桑做针线活,半响柳嬷嬷手下一只活灵活现的蝴蝶在花枝头上飞了,而慕桑的小布头还缝的歪歪扭扭。柳嬷嬷看着慕桑手里的小布条,算了,不指望慕才人今年能给万岁爷做一件衣裳了。她这个做嬷嬷的任重道远,女红什么的都是里子活,规矩礼仪才是面子活,可别再被姜贵人等人嘲笑慕家的教养了。万岁爷是个重规矩的主子,这几日虽是纵着才人,天长地久的可就说不好了。

    柳嬷嬷看着这天一天比一天冷了,而才人估计也想不到做衣裳这一茬事就请示道:“才人,这天是一天比一天凉了,冬天的衣裳是不是该做了?再迟一点做起来就显得仓促了。”

    做衣裳?慕桑显然是很惊奇的,是了,现在是手工业时代,这很正常的,想要多了解一下就问:“自己做吗?”

    柳嬷嬷知道她忘了从前,有意多说,这以后的日子就该自己过起来,别被做奴才的糊弄了:“按才人的位分,尚衣局应该给才人做三套夹衣,给仪元殿里的宫女内侍各做一套夹衣,其余的都是自己做的。”

    一套衣裳,怎么说都有点少,冬天这地冷,别在冻出毛病了:“一套够穿吗?自己怎么做?领布匹吗?”

    “这倒没有,其余的都是贵人们赏赐的衣料做的。”宫里人人往高处爬都是有缘由的,在贵人面前得了宠,随随便便一匹布料就够做奴婢的穿一年了。

    哦,能者多得嘛,古往今来都是这样的:“没有赏赐的怎么做?难不成挨着冻。”

    “可不是,都过得紧巴巴的日子,谁也没多余的补贴别人去。”说起这个,柳嬷嬷就叹了一口气,都是爹生娘养的看着她们挨冻心里也是不忍的,可又有什么办法呢?连自己都顾不过来怎么还会想着别人。

    仪元殿说大也不大,说下也不小,经常见面的就是柳嬷嬷和积翠,再就一个内侍路有福,这领导当的,连手里几个人都不知道:“咱们仪元殿里有几个人宫人?”

    也是,才人一直在养病,不在跟前侍候的也就记不住,才人忘了前尘往事也是好的,总算是长大了,知道操心自个儿的事了,柳嬷嬷心里很是安慰,细数家珍一样说着:“内侍四个,宫女也是四个,才人从慕家带来的两个丫鬟还在内务府学规矩呢,不过也快学好了,约莫着十天半个月也就回来了。”

    慕桑心里想着有些担忧,哦,原主也是有贴身丫鬟的,别认出她这个冒牌货才好。

    想想人也不是很多,反正布料还有很多,多做一套算收买人心好了:“那就开始做罢,到时候可别冻坏了,开库房再取些布料来一人再做一套夹衣。”

    “谢才人赏赐,奴婢替他们给才人磕头了。”听到才人如此体恤他们做奴才的,柳嬷嬷激动的起来要磕头谢恩。吓了慕桑一跳,不就是一套衣裳吗,还不至于磕头,赶快扶着柳嬷嬷:“柳嬷嬷这是做什么?可不兴磕头的。柳嬷嬷原本是太后娘娘身边的人,因着我生病才来仪元殿的,太后娘娘原本就是让嬷嬷来教我的,嬷嬷这么做可不是折煞我。”

    她在这宫里待了快大半辈子了,看人的眼光还是有几分的,才人是个心善的,也是明事理的,跟着她不怕没前程。

    “圣旨到!”听见外面的唱喝声,两人具是一蒙,这时候有什么圣旨?

    柳嬷嬷连忙整理慕桑的衣着,别是出错了就好,又重新插了慕桑低髻上的珠花。

    慕桑带领着仪元殿一众宫人跪在院子里领旨,莫名其妙的收到一封升迁的圣旨,着封为正六品贵人。

    “贵人大喜,恭喜贵人。”宣旨的公公道贺。

    “有劳公公。”慕桑声音里透着笑。

    咂摸着慕桑笑里的甜腻,怪不得慕才人没侍寝就哄得万岁爷晋升位分了,就这声音听着就让人欢喜,更何况与万岁爷是青梅竹马,这里面的情分没几个能比的上,恐怕连皇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第1页 / 共2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