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介绍 首页 椒房之宠
  • 阅读设置

    椒房之宠 第十章 后宫

    积翠没有看到慕桑眼里的悲悯,既是生气又是不解的问慕桑:“才人,你为什么不教训一下聂良人,她是以下犯上,今日才人白白让她们欺负了去,明日她们就觉得才人好欺负。”

    看着积翠邹成包子的圆脸,想着她所想的她们不一定理解,就委婉的说:“那是你家才人我大度,不跟她们一般见识。若真是教训了,那岂不是如了她们的意,才是真真的不识礼数,我的名声也算是完了。”名声这个东西还是挺重要的,尤其在女子身上,什么三从四德了女诫女论语了,都是为女子准备的。

    慕桑看着万恶的千字文,脑子一团麻线,这字怎么就这么难写,毛笔又软又不听话,悬着手腕疼,好怀念钢笔。

    呜呜呜呜呜……

    成帝进来就看见慕桑盯着歪歪扭扭的毛笔字,委屈到快要哭的表情,彻底的逗笑他了,他这失忆的表妹挺好玩的。刘明忠在一旁看着暗暗咋舌,万岁爷在宣室殿还是心情不郁,到了仪元殿还没说上话就笑了,这一位得宠的日子长着呢。

    “太难看。”毫不犹豫一针见血的评价慕桑的毛笔字。

    慕桑怨念的看着成帝,太会落井下石了,憋了憋嘴秃噜出一句:“优秀都是表扬出来的。”

    成帝无奈了,这人脸皮怎么这么厚,上手扯扯慕桑的脸皮试试薄厚:“一天写十张大字,慢慢的练,谁人都是天长日久练出来的。”

    慕桑声音因脸被扯得变形而显得闷闷的:“别扯,脸会变大的。”

    “是吗?朕瞧瞧。”成帝蹂躏着慕桑带有婴儿肥的鹅蛋脸,很是感兴趣。

    看着慕桑的字一个一个跟爬行动物似的,没有一点儿风骨,训斥道:“认真点,再写不好拿戒尺打你手心。”

    “哎,不带这样的,哪有体罚的。”慕桑斜着眼看皇上,这先生怎么就这么严厉呢,在古代不都说女子无才便是德,怎么在万岁爷这儿是要她考女状元的节奏,不高兴的撅噘嘴:“作为先生呢,你要对你的学生有耐心。”

    “握笔的姿势有不对了。小指别碰笔杆,手心虚空。”成帝实在是看不下去了,读书挺识字到是挺快的,怎么写字就这么困难呢?为了表示他的决心就手把着慕桑的手一笔一划教她,边写边提醒:“对了,这边要提笔,不要压的这么重。”

    柳嬷嬷看着窗户上两人印在一起的身影,眼里慢慢的溢出笑来去,才人与万岁爷好好的,算是了了太后的一桩心事。太后看着万岁爷这么多年冷冷清清的过来了,心里难受。虽说万岁爷这些年身边莺莺燕燕的就没断过,可这知心人难寻,心心相印更是千万里挑一了,才人是个好的,也是有福气的。

    隐隐听见里面有话语透出来,才人撒娇的语气,万岁爷宽厚的包容。

    这日子慢慢的好起来了,要是才人与万岁爷生个皇子,那日子就圆满了。柳嬷嬷盯着星空想着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