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介绍 首页 椒房之宠
  • 阅读设置

    椒房之宠 第九章 御花园

    太医诊完慕桑的脉,干净利索的说:“已无大碍,脉象稳定。”

    她终于熬出头了,不用和苦药了,不用拘在屋子里出不去了,欧耶,她自由了。

    “走,我们去逛御花园。”慕桑豪气冲天的表示。柳嬷嬷想想也是,这几天可把才人的性子拘着了,该是出去透透气了,虽然礼仪还不是很到位,但万岁爷也没有说什么,规矩礼仪也不急在这一时。

    积翠手巧的为慕桑梳了同心海棠髻,留着齐眉的刘海,衬得小脸越发的瘦小了。发髻中间别了一大朵金丝玉莲绢花,两边分别插着素银海棠珠花和缠枝钗,戴着石榴红纹石耳坠,衬的脸如白玉,既有女儿家的娇俏,又不显得过分娇媚。身着粉霞瑞锦襦裙,脚上穿着粉眷绣花鞋,最后在才戴了双结如意项链。衣衫下面的腕子上戴着一对儿白银缠丝双扣镯,慕桑看着四鸾衔绶金银平脱铜镜里的美人,这才满意的点点头带着柳嬷嬷积翠去御花园。

    远远的就看见一片葱葱绿绿,御花园一眼看去望不到边,假山流水,亭台阁楼,花团锦簇,美不胜收。

    慕桑看着一串开的正盛的蝴蝶兰,就凑到花前闻花香,积翠跟着慕桑算是大开眼界,怎么看也看不够,原来这就是御花园,神仙住的地方也不过如此了,这一生能看见一次算是前世修来的福气。

    姜贵人一行人远远的过来了,和聂良人一路赏花说诗而来,好不快活。见慕桑在前边赏花,聂良人前来见礼,一身翡翠色绣折枝兰花缎子襦裙,弱柳扶风似的行尊礼请安:“妹妹给慕姐姐请安。”

    慕桑对这种情况有点不知所措,转头向柳嬷嬷求助,不料柳嬷嬷正低头给姜贵人和聂良人行礼,呐呐道:“起来罢。”

    姜贵人散花如意抹胸襦裙裹身,朵朵玉兰盛开在莲青色的织锦上,外披胭脂红蜀锦披帛,露出线条优美的颈项和清晰可见的锁骨,裙幅褶褶如玉兰花盛开,使得步态愈加清冷柔美,三千青丝用发钗束起,头插镶嵌珍珠碧玉步摇,薄施粉黛,只增颜色,眉角处透着清贵,整个人好似一朵含苞待放的玉兰花。

    看着慕桑鼻子里轻轻的哼出一句:“哼,慕家,也不过如此。”眼底的嘲弄和轻蔑明晃晃的流露而出,不屑一顾:“画虎不成反类犬。”若有若无的轻笑声像是狠狠的在慕桑脸上扇了一巴掌。姜贵人清傲的转身,珠玉步摇划出一道漂亮的弧线,宫女内侍簇拥着走的干净利索。

    聂良人趁机落井下石:“装什么文人雅客,不识礼数就是不识礼数,连礼都行不好的人,就算是把雍华宫里所有的诗书都搬回去,也不过是粗俗下作。”像是看着一个粗俗的妇人,多看一眼似是污了她的眼。

    女人何必为难女人?慕桑看着她们远去的背影,心里轻轻的叹了一口气。女人都逃不过爱情的摆弄,如此清高的女子在情敌面前也只能说酸话,这样的人真是可悲,在这后宫里真情最不可要,日后我一定不能活成她那个样子。慕桑在心里暗暗发誓,我要活我自己,不能为了缥缈虚幻的帝王爱而活的面目全非,狼狈不堪。